【艾瑞斯部分】【文】 

「找到了!找到失蹤的探險者了!」懷特興奮的指著前方呼叫著同伴。

大家跑到懷特所指著的地方跑。等待龍時為失蹤的九人看看身體的情況,結果失蹤的九人皆有中毒和脫水現象,生命垂危完全無法行走。當大家苦惱如何把搬移到醫院時,艾瑞斯拿出精靈球。

「出來吧!大岩蛇!我們把傷者搬到大岩蛇身上吧!這樣比較快可以把他們移送到醫院。」

「就這樣做吧!緊記要小心把傷者搬到大岩蛇身上!」由龍時指揮大家,慢慢把受傷的九人搬到大岩蛇。

當大家把受傷的九人安置,便開始找尋出口,想盡快把受傷的九人送到醫院。

這時,艾瑞斯的愛哭樹大哭起來。

「嗚傻哈!」

「阿!愛哭樹,對不起!來乖乖,別哭。」把滾在地上哭的愛哭樹抱在懷中。便開始尋找出口。

突然之間,有許多的破破袋、小灰怪和象徵鳥跑出來,便開始攻擊龍時他們。

 

「嗯?…痛。」試著伸手揮開撞到自己的小灰怪,發現沒什麼用的安力加有些困擾的微微皺眉。
「他們怎麼這麼突然!」

「不要打本大爺超帥的臉!」優擺出莫名奇妙的姿勢保護自己。
「那我們怎麼好!龍時?」

「大家拿出PM出來保護大岩蛇和傷者!如果有飛行系的就幫手一起找出路,另外一些敏捷的PM也一起找出路吧。」
大家便把PM放出來。結木優便指示姆克鳥尋找出路,艾瑞斯指示也黑魯加尋找出路。

「小火馬,你也幫手找出路吧!咦?可達鴨呢?」

「大家小心!叔叔,別站在這!我們要開始跑起來!」

在懷特還在尋找可達鴨的時候,艾瑞斯便一手抱著愛哭樹,一手牽起著懷特叔叔往黑魯加的方向開始跑起來。

「可是可達鴨!」

「可達鴨跟小鋸鱷在大岩蛇的頭上保護傷者!」

結果很多土龍弟弟從地上鑽出來,當看到龍時他們一行人在跑時,土龍弟弟他們鑽回地中分散看起來是為大家帶路的樣子,因為太多破破袋、小灰怪和象徵鳥在攻擊,大家並無別的選擇只好跟著土龍弟弟,土龍弟弟鑽出很多不同的洞穴,引領大家到分岔路時,土龍弟弟想把一行人引到錯誤的路時,在另一邊的路聽到黑魯加的呼叫聲。並咬著艾瑞斯的褲腳。

「可惡!黑魯加接下來的路由你來帶領我們吧!龍時!叔叔!來這邊!原來土龍弟弟完全是想戲弄我們吧!」

結果成怒的土龍弟弟也可開始攻擊大家。

「安力加!你的混混鱷是否有挖洞?可以藉我一用嗎?」

「嗯。」安力加向艾瑞斯點點頭。
「龍時!叔叔你們先走吧!黑魯加由你為大家帶路!雪童子你跟我來。還有,愛哭樹你去跟叔叔吧。」

「嗚傻哈!」點點頭便叔叔的方向跑過去,並跳到叔叔的懷中。

「嗯!」

「艾瑞斯你小心一點!」

 

龍時一行人便開始跟著黑魯加走。而PM們也開始跟著並攻擊龍時他們。

「混混鱷先用挖洞,挖大一點!之後雪童子再冰了洞的周邊,記得冰厚一點,我會去引土龍弟弟他們。」交代了指示他們便著手行動。

「土龍弟弟你們跟我來!還正你們也攻擊不了我!」

受到挑釁的土龍弟弟便開始追著艾瑞斯來攻擊。

「哇路比路!」

聽到混混鱷的叫聲。便引令土龍弟弟們到坑中,當土龍弟弟他們跳到坑中時,混混鱷便一手抱起艾瑞斯回到地中。

「雪童子!在土龍地地上的地面封上一層冰!把他們困在冰中。」

「優琪!」

雪童子便把地封了一層厚厚的冰。

 

這時懷特的小火馬在大家的路出來。

「小火馬你見到叔叔他們?再來為我們帶路嗎?」

點點頭的小火馬便開始為艾瑞斯帶路,追上龍時他們。

【懷特部分】【圖】

【結木優部分】【圖】


【安力加部分】【文】
 
 
在龍時尋找洞穴出口後,一堆破破袋突然從剛才土龍弟弟們胡亂挖出來的洞跑出來,擠滿了整個洞穴。

「……」面對面前一大堆破破袋,安力加感到有點無力。「……好臭。」前方的破破袋無一不發出令人噁心的惡臭,氣味更薰滿整個洞穴。

「不要把本大爺的衣服弄髒!」優的臉近乎扭曲,奮力躲著身邊一隻又一隻的破破袋。

「啊!愛哭樹!別哭了!乖乖!」艾瑞斯安慰著似乎是被嚇壞了的愛哭樹。

「啊啊——真(消音)麻煩!臭死了這堆小混帳——!」懷特原本溫柔的臉龐忽然變得暴戾,更吼著平日根本不會說出口的話。

「叔叔?」艾瑞斯先是愣了一下,卻又馬上回過神來,用肩膀撞了懷特一下。

「……抱歉。剛剛你們甚麼都沒看到,也甚麼都沒聽到。」懷特陰沉地半蹲了下來。「我要好好控制自己才行……我要好好控制自己……」

安力加看了看剛才讓人有點兒吃驚的懷特一眼,視線迅速劃過眼前大量的破破袋。

「請容我解決前方的破破袋。」安力加緊握手中的寶貝球。

「哎呀快點!」優邊跳邊叫,還差點滑倒。

「……」安力加盯著有點可笑的優。「伊那催,幫我解決破破袋。」目光依然停留在優身上。

電龍伊那催像是接收到指示般點了點頭,立馬跑到破破袋前。

「先來一發『電磁波』麻痹對手,再用『放電』攻擊。」安力加走到電龍伊那催身後指揮。「!」伊那催鳴叫一聲,馬上施展攻擊。

「啊嗚!」前方的破破袋盡數麻痹,動彈不得,電龍伊那催再使出放電,一瞬便將所有破破袋打敗。

「我們快走吧,這裡很臭。」安力加面無表情地把外套拉鏈拉到鼻子。

--------------------------------------------------------------------------------------------------------------

懷特、艾瑞斯、結木優、安力加一行人帶著傷者們,緊隨著艾瑞斯的黑魯加走向龍時的所在地。繞過了大大小小,由土龍弟弟們惡意挖掘出來的洞後,終於找到了龍時。

「你們來了啊。」龍時回眸,望向四人。「出口是找到了,可是……」龍時伸出手,指向上方。「出口在上面。」

「欸?出口在上面?怎麼…」懷特緊張道。「因為被土龍弟弟把我們原本進來的入口封住了。」龍時略皺眉頭,並指了指一旁顏色稍為不同的岩壁。

「可惡的土龍弟弟!讓本大爺來召喚GSC 02652-01324 恆星來解決你!」優又開始用著莫名奇妙的姿勢跳著莫名奇妙的召喚舞。

「快停下來。」安力加盯了優一眼。「把你家的姆克鳥放出來吧。」「欸?為甚麼?」「把傷者運上去啊。」「姆克鳥太小只了。」「明明運得了。」「不行就是不行!」「……」

「還是讓我來吧。」龍時輕輕推開二人。「力壯雞,幕下力士,可以幫我一把嗎?」龍時問道。「把這邊的岩石搬開。」

「那是進來的入口,對吧。」安力加道。「混混鱷,你也來用『挖洞』幫忙挖開泥土。」

收到指令後,力壯雞、幕下力士及混混鱷紛紛幫忙把入口挖出來。

「我們也來幫忙吧!」懷特喚出了卡比獸。「只要吸塵器他輕輕一推——」懷特滿臉自信。「艾瑞斯的卡比獸也來幫忙吧!」「啊?好、好的!黑洞!出來吧!」黑洞也出來後,兩隻卡比獸懶懶地站了起來,一起往牆壁輕輕一推—--

「哇啊啊啊!要倒啦要倒啦!」優驚慌地大叫。

「糟糕了!大家!快點出去!吸塵器和黑洞已經把岩石推出去了!我們能出去了!」懷特擔心地叫道。

「……」安力加戴上了耳機,手插著衣袋裡。「啊啊。倒塌的聲音真吵。」他昂起頭來,卻冷不防被往下掉的石頭擊中額頭。「……」眉頭扭在一起了。

「愛哭樹不要哭了!小乖乖!啊啊啊——」艾瑞斯的壓力又多添幾分。

「遺跡……」龍時呆在洞口旁邊。「……還是逃命要緊。」

大家都急忙跑出洞口,以防被困在裡頭(除了安力加)。

最後等到像散步般悠閑的安力加也走出來後,大家才鬆了一口氣。

「沒有被忘掉的人或是精靈,對吧?」懷特喘著氣問道。

「看樣子是沒有的。」龍時回答。「這次辛苦大家了。雖然遺跡……」龍時默默望向被堵得死死的洞口。「只是部分的倒塌,應該算不上是大問題。」

「那就好了……我還怕……」艾瑞斯語帶緊張地說道。「沒事的。就算有事,我也會和你一起承擔的。」懷特拍了拍艾瑞斯的肩膀,朝他笑了一笑。

「真該死!安力加小弟弟喲——有沒有墨鏡能借給本大爺?」優用力地拍了拍安力加的背。「沒有。」安力加盯了優一眼。「伊那催。」

「!」伊那催像是接收了甚麼訊息,跑到優的面前。「欸?怎麼了……喂!停手!快停……安力加你叫他停手啊!!!」

電龍伊那催正對著優施展連環巴掌。

「唉……」龍時歎了口氣。「我看大家都辛苦了,把傷者送往醫院後,就儘早回去休息吧。」

「是的!大岩蛇!要幫忙送傷者到醫院喔!」艾瑞斯發出指示。「我們也一起跟去吧?」

「嗯。」安力加微微點頭。

「好,叔叔我也有點擔心呢!」懷特道。

「本大爺就不去了!累死人啦!我要去睡覺!」優揮揮右手,揚長而去。

「我也先行告退了。我還需要匯報一下遺跡的情況,準備人手把遺跡倒塌部分清理好。」龍時微微欠身。

「……那我不去了。」安力加的目光掃向懷特及艾瑞斯二人。

「嗯?為甚麼……」懷特正想開口問時,安力加已經走了。

我才不當電燈泡呢。去看看半夜大哥他們情況如何好了。
 
 
图片
「還好雪莉絲看到那一些壞人。」

 
 
Picture
【隊員】:雪莉絲/艾瑞斯/懷特
【組別】:圖文組(圖圖文)
【路線】:A路線 

「怎樣都問出不來呢…」
懷特愁眉苦臉地蹲在地上,至於他為何會憂鬱呢?——鬼斯、魅力喵和毽子草明明知道扒手貓的蹤跡,卻還是不肯好好跟三人說出來,
好不容易線索就在眼前了,難道要白費嗎?懷特抱著頭,擺出與可達鴨痛時一樣的動作。


「唔—不然、用利誘來拐他們說試試看?」


輕捏著熊寶寶的臉,雪莉絲說出與自己12歲年紀不符合的話–雖然平常也是如此。
艾瑞斯聽到了這番話,低下頭一邊思考著甚麼,開口:「…或許這是個好辦法。」

「利誘?我知道了!反正是貓咪!就一定喜歡吃魚吧!」懷特似乎想到了甚麼,從地上跳起。

「就交給叔叔我吧!出來吧、鯉魚王!」

「呃…等、懷——」



艾瑞斯甚麼話都來不及說,也來不及阻止,看著懷特掏起腰際上的寶貝球丟出,一陣白光後,出現的是只能躺在地上彈跳,沒有水根本毫無攻擊力的鯉魚王。


「這個、這個!貓咪都喜歡吃魚吧?我想魅力貓看到這個美味的魚(?)絕對會超開心的把線索告訴我們!來吧?來吧!快吃了牠,很好吃喔!」只見懷特將魚靠近的同時,魅力貓甩都不甩的直接轉過頭,彷彿從貓的眼神裡就可看出不屑兩個字眼。


「懷特叔叔,雪莉絲覺得…鯉魚王雖然是魚,可是他只有不好吃的皮跟不好吃的骨頭而已耶,阿、你看魅力貓都鄙視你了,這樣不行啊叔叔。」

「嗚嗚——現在年輕人都不給大人面子的嗎?叔叔真的認為這是個好辦法啊…」

「…我想神奇寶貝應該會吃精靈飼料。」

看著抓著鯉魚王,呈現OTZ姿勢的懷特,艾瑞斯有些無奈地開口,拿出包包裡的飼料倒入盤中,低下身

「來、你吃這個嗎?」

「阿—吃了!艾瑞斯哥哥好厲害啊!跟懷特叔叔完全不一樣呢。」

「嗚嗚嗚嗚—現在年輕人真的好毒喔…」

雪莉絲像沒看到地上哭躺的人,往毽子草的方向走去。

「你看,毽子草這個跟你一樣軟綿綿的喔?喜歡嗎?我最喜歡這樣軟綿綿的東西了喔?」
輕輕拉著外套上的毛領,從剛才雪莉絲就發現了毽子草一直盯著自己的領子及袖口上的白色毛領。

「如果跟我說扒手貓的下落,我就送你跟這個一樣毛茸茸的東西?好不好?」只見毽子草開心地跳了跳,似乎答應了這個交換條件。

「唔—那麼叔叔我也把我這個鯉魚…」

「懷特叔叔,雪莉絲覺得你還是不要給較好。」
好不容易從地上爬起的男子,再次敗倒在12歲少女毫無惡意的話下。

「等我一下喔毽子草,我把上就把—啊!我的圍巾!」正當雪莉絲把備用圍巾從背包拿出時,一直待在一旁想搗蛋的鬼斯直接把東西給叼走,準備帶著逃之夭夭。

「那麼讓叔叔我來大展身手吧!鯉魚——」

「雪童子,極凍光線!」

艾瑞斯快速的指揮雪童子,立刻將要飛走給冰凍住,以免好不容易到手的線索就這樣逃走。

「太好了!這樣三個線索都到齊了,真不愧是艾瑞斯哥哥呢!」

「…謝謝稱讚。」

就這樣,伴隨著笑聲,三人拿到了扒手貓的線索,接下來、還有甚麼冒險等著他們呢?

【END…?】






「我說——叔叔我不就甚麼都沒做到啊!」似乎雪莉絲及艾瑞斯遺忘的懷特,正抱著拼命彈跳的鯉魚王縮在角落,看著開心笑著的兩人,男子似乎又體會到了——「嗚嗚、現在年輕人真的好過分喔!」

【END】

圖由左至右(圖左一、左三)懷特,(圖左二,左四)艾瑞斯,文章雪莉絲。
獎勵分配:雪莉絲(魅力貓)/艾瑞斯(扒手貓)/懷特(鬼斯)

 
 
Picture
為了吸引派拉斯,黑魯加用火苖點在懷特的背包身上,而懷特發現身上有火時,就亂跑起來,這時雪童子自己從精靈球跑出來,雪童子用冷凍光線來滅火,可是把懷特困在冰裡,更吸引了一隻毒薔薇,黑魯加只好用噴射火焰幫懷特解溶,結果又令懷特的背包起火,不斷重複發生,直到毒薔薇群的舞會完結了。

事情之後,原來叔叔也抓了一隻蓮葉童子,不過好像不太喜歡叔叔的樣子?不過派拉斯最後也跟了黑魯加,當黑魯加的手下,也得到一隻派拉斯。

 

    艾瑞斯

    任務過程與日常生活的記錄。